最新消息:

七十二症辨治方法

医道无涯 林七易 82浏览

《七十二症辨治方法》详述了常见病证的症候,病因,病机和治疗原则,内容精炼,易懂,语句流畅,好记。其中还将易混淆的症状放在一起叙述,方便初学者的辨析。

七十二症辨治方法

一、发热

翕翕发热为表热,风寒甫客皮肤烈;此为表热里无恙,无汗解发功方捷。
蒸蒸发热为里热,阳邪下陷入阴辙;譬之蒸笼气达外,有渴下之休跋涉。
又有表邪未罢症,欲传入里兴妖孽;里来作热难容受,半表半里发为热。
治法不外和为贵,伤寒重大不论舌;无汗麻黄汗桂枝,太阳分野别须知。

二、潮热

潮热有常如潮水,阳明荆棘使之然;潮于寅卯属肝木,其余仿此细思量。
消导疏通为治法,温能除热忌寒凉;又有劳伤潮热症,不比伤寒一样腔。

三、恶寒恶热、寒热往来、似疟非疟

寒热如何似往来,邪气分争胆受灾;恶寒以卜邪居表,恶热先知邪内栽。
若是邪居半里表,所以寒热有往来;日夜发作无定数,传过别经即不来。
又有似疟非疟症,有时作止亦安排;通用柴胡汤和解,误投下吐亦衰哉。

四、烦热、烦躁

感冒风寒或失表,变为烦热心中扰;又有烦热不同科,阳虚阴实所当晓。
阳实错乱心烦热,阴虚愤怒肾烦躁;烦则热轻燥热甚,烦躁先后分燥烦。

五、恶风、背恶风

伤风恶风寒恶寒,腠理不密致邪干;恶风悉属阳和气,不比阴阳有恶寒。
又有伤寒背恶风,背为阳会腹为阴;令背恶寒阳不足,姜活冲和所必宗。

六、头眩、头痛、项强

伤寒头痛与头眩,不比寻常部位召;邪在太阳头必痛,房劳只把补为君。
若是瘥家身体痛,发汗亡阳变作风;又有四肢不自便,病前病后补泻分。

七、痞满、结胸、胸膈满

无热恶寒发于阴,反不招来痞满形;按之不痛伤寒血,胸膈满分降无升。
发热恶寒发于阳,误下开门损寇然;按之方痛结胸小,不按自痛大堪伤。
热结胸兮烦且渴,寒结胸兮闷怕凉;水结胸中肿且汗,不轻误下别相商。

八、腹痛、腹满、小腹满

脾为中央戊巳土,太阴疾病腹受苦;阳毒为邪手足温,痛有停止言语纷。
满无稍长如斯已,阴毒生端又不同;腹满欲便无休息,满兼积瘀可消分。

九、无汗、盗汗、自汗、头汗、手足汗

寒邪伤中足三阳,腠理固密外作殃;津液内渗无汗雨,麻黄汤表最为良。
寒邪伤中足三阴,腠理松疏汗自淋;流而不止亡阳症,桂枝汤里可搜寻。
盗汗偷流睡梦里,醒来即止影无踪;半表半里邪盘踞,胆热柴胡汤一钟。
邪在诸阳境界搏,自然头汗至项还;久雨不晴为阳脱,黄芪汤和桂枝攒。
手足脾胃之枝叶,寒从火化中央热;津液滂流四肢汗,清脾饮去功方捷。

十、下痢便脓血、大便难、小便难、小便不通、小便自利

下痢阴阳要认真,水来乘土病根因;伤寒误下多如此,自便自利一般情。
三阳下痢身浑热,手足温和属太阴;少阴数体水如冰,若是心凉救厥阴。
伤寒又有便脓血,肠胃阴寒邪所客;清浊不分带经湿,不比寻常之失血。
其余大小便诸症,可就本门寻法则;伤寒传变似风雷,不象杂症易通寒。

十一、伤寒霍乱、呕吐、干呕、哕晼、咳逆、喘急、短气之逆

短气即气难布息,邪气业集胸中窒;气逆粗华气上冲,天下之事未可必。
霍乱呕吐并干呕,哕逆咳嗽及喘急,此章重出反三隅,活法治之无一失。

十二、发黄、发斑、发狂

伤寒黄病可心惊,脾胃湿热两相蒸;温气居多抽皮包,热气侵淫残藕形。
小便不利为黄症,小便自利蓄血名;举体成黄唇四黑,热深厥深黄亦深。
甚至伤血发黄斑,乘虚拥出皮肤端;轻若疹麻蚊迹样,重则槟榔钱一般。
蚊迹只见于手足发斑,腹皮不堪观;病人狂乱见大点,鲜红后赤断为斑。
病人静定见小点。先红后黄斑迹观;总是邪气不消散,先以汗下致相搏。
最忌血斑如果实,命门龙火肾经燔;发斑速去投门类,升麻汤且此中宽。

十三、痼冷、逆冷、四逆

中寒方书即痼冷,痼者固也是一等,真元触景内外因,腹痛肢冷脂唇轻。
腰腿痛重坐如冰,自汗亡阳流冷精;又名脱阳阴的萎,泄阳反本灸方灵。
厥字方中亦甚多,认真道理不差毛;厥乃尽兮逆乃冷,望闻问切看如何。
阳厥先热后然厥,经云热深厥亦深;阳厥仙厥然后热,经云直中入阴经。
他如厥冷肢体厥,总是变爻不足凭;附子理中汤酌用,再灸关元气海神。
四逆即是四肢冷,须知深浅用刀圭;邪在表时手足热,半表半里略温和。
四肢逆冷邪入里,传经节次甚分明;紫热而温由温冷,四逆汤散速搜寻。

十四、谵语、掷声

谵语即是胡乱语,掷声掷冲不正声;邪气甚兮则谵语,精气奔兮则掷声。
轻则睡中呢喃句,重则醒后亦妖言;独言向壁一二语,热邪轻重已分明。

十五、不眠、多睡 (气属阳则昼行,血属阴则夜行,阴阳偏乘之生不眠多眠)

卫气昼行阳似寤,阳盛阴虚主不眠;卫气夜行阴似寤,阴盛阳衰目恣瞑。
所云不眠夜不寐,所云多眠昼亦眠;伤寒得此为反候,枣仁生地把来煎。

十六、渴、口干、舌胎

邪热消水变为渴,邪热聚胃口应干;杯水难救车薪火,煎耗津液岂等闲。
舌乃心苗色本红,白胎黄滑强无纹;最忌肾水克心火,舌生血刺脉尤洪。

十七、鼻衄、吐血

鼻衄病根热迫血,妄行于鼻体汗塞;经云奔血者无汗,治法奔汗即无血。
若是七孔俱流血,伤寒红汗为准则;吐血热盛不须疑,引血归经真一得。

十八、痓、瘈疭、战憟、肉瞤、筋惕

原夫痓症属膀胱,头项强直背反张;此是伤风感寒湿,宗筋牵引致拘挛。
目开无汗为刚痓,属阴身热葛根汤;目闭有汗为柔痓,属阴肢冷桂枝汤。
瘈疭之症热生风,风邪主动起纷飞;瘈则缩急疭伸缓,补血荣筋药带温。
战憟阴阳两相斗,乾坤摇动不聊生;邪气交争则为战,憟是邪气内争冲。
肉瞤筋惕不常有,惕者动者瞤者跳;过亡津液血枯干,筋肉失养滋为妙。

十九、瘥后昏沉、食复、劳复、色复

病后昏昏非醉痴,言语颠倒脉跷蹊;似疟非疟忘饥饱,余邪尚在心胞迷。
饮食过度为食复,土弱难胜谷气时;劳动再发为劳复,缘其血气未根基。
阴阳交易为色复,邪毒授受最难医;玉茎搅痛头难举,眼目昏花事不知。
妇人玉户里急重,痛连腰腹脉弦微;伤寒瘥后为危症,理中加减酌支持。

二十、热入血室

妇人伤感中风寒,头痛发热也恶寒;月信适来冲此症,身凉腰脊痛难堪。
昼则精明夜谵语,似疟非疟不一观;热入血室为名号,莫把杭州作汴看。

二十一、蛔蚘、狐惑

蛔蚘即入三尸虫,肠胃虚寒求食因;甚至吃人之脏腑,四肢倦怠目常眩。
闻食即吐蛔蚘症,治法酸咸药性寻。狐惑犹豫所不决,刺入肠胃刺入心。

二十二、怫郁懊憹

拂郁行止不如意,肢体积气由火气;懊憹喜怒不宽舒,散闷淘情求益智。

二十三、不仁、百合

不仁有呼为尸厥,痛痒针灸浑不知;肢体皮肉何顽梗,经络痼冷恐难医。
百合伤寒为破症,百骸受病药难聘;无复经络节次传,汗吐下法不足信。
似寒无寒不怕寒,似热无热不怕热;微食不食卧不卧,阳春一曲和皆难。

二十四、痰气、脚气、虚烦、伤食

痰气类寒汗恶风,憎寒吐热气冲攻;头项身体不强痛,几希界限此中分。
脚气如何亦类寒,头痛心热大便难,脚膝屈弱难移动,风寒湿热发其间。
虚烦暴燥热为魔,汗下功夫岂敢劳;不恶寒兮头不痛,伤寒真似判丝毫。
伤食似寒何以知,头眩身热恶寒时;胸满腹痛兼呕吐,莫作伤寒一样医。

二十五、风门方法

诸风肝胆木招来,六部浮弦疾病胎;风痱癔脾偏枯四,千枝万药此中栽。
血气中风难舞蹈,半身不遂卧形骸;瘫痪瘈疭搐搦作,遍身疼痛可哀哉。
经络中风忘痛痒,多因麻木肉皮顽;风中府兮神恍惚,昏迷不醒倒尘埃。
至于中脏肠堪断,痰迷心窍眼歪斜;牙关噤闭声音杳,痰涎壅盛喷唾花。
假道伐虢先锋将,乌药顺气扣关和;藿香正气无拘泥,续命汤成发表证。
万一余党未心服,防风通信和增减;最忌头摇并发直,汗雨如珠面若妆。
鼻舌喉拽锯鱼咽,水道不进命难存;中气形状象中风,脉状身冷不相同。
且无涎沫何难认,误作风医命难殂;更有许多相类处,须作风吹列调医。
中气者口角无涎沫,中风者口角有涎沫;中气脉沉缓,轻者用藿香正气散。

中风脉浮洪,重者用顺风匀气散。通关散皂角一味为末吹少许入鼻内,有嚏可救,无嚏不治。盖肺气绝也。若口不开则筋先绝矣。亦不治。

乌药顺气汤

乌药顺气僵蚕姜,枳壳陈皮芎芷详;甘草麻黄和桔梗,中风先服此为良。

夫偏身麻痹表气不顺也,故治以麻黄川芎。语言涩,里气不顺也。故治以乌药陈皮枳壳。口眼歪斜面部之气不顺也。故治以白芷僵蚕,喉中气急甘草可缓。肺气上逆桔梗可也。痰之为物,寒则结滞,热则流行,佐以干姜行其滞也。此治标之剂也。

藿香正气散

藿香正气紫苏臣,大腹陈皮芷术苓;桔梗半夏甘草厚,风寒暑湿各相应。

凡治风必先理气,气顺则痰自消。故用藿香正气则清阳上升浊阴下降。天翻地覆之分定,何邪作梗耶。
续瞑汤下参附子,防风已桂麻黄使;甘草杏仁芎芍芩,不复四生反起死。

古人以此方混治中风,未详其症。予谓麻黄 杏仁汤也。仲景以之治太阳之伤寒。桂枝芍药桂枝汤也。仲景治之太阳之中风。如是言之则中风而有头痛,身热脊强者皆在所必用也。人参 甘草四君之二也。局方用之补气,芍药四物之二也。局方用以养血。如此言之。则中风而有气虚血虚也。皆在所必用者。风淫木疾故佐以防风,湿淫腹疾故佐以防己。阴淫寒疾故佐以附子。阳淫热疾故佐以黄芩。盖疾不单来。襟襟操而至,故其用药亦兼该也。

防风通圣归荆荷,国老将军翘石膏。桔梗栀芎芩芍术,麻黄芷滑起沉疴。

夫防风麻黄解表药也。风热之在皮肤也,得之由汗而泄。荆艾清上药也,风热之在巅顶也,得之由鼻而泄也。大黄芷消通利药也,风热之在阳胃也。得之由后而泄也。风热之在决渎者得之由溺而泄。风淫手鬲肺肤受邪。滑石桔梗清肺腑也。而连翘黄芩 又所以祛诸经之游火。风之为患肝木主之。川芎 当归 和肝血也。而甘草白术 又所以和胃气而健脾胃者也。

定风丹秦艽、羌活、甘草、防风、川芎、白芷、当归、白术、白芍、独活、白芍、独活、熟地、黄芩、生地、石膏、细辛。许学士云中风虚邪也。留而不去其病则实,故用驱风养血之剂,以治之。用秦艽为君者。以其主宰一身之风。石膏去胸中总司之火。羌活去太阳百节之风疼,防风为诸风为药中之军卒。三阳数变之风则有白芷 风热干乎气,清以黄芩。风热干乎血凉以生地独活。留风湿在足少阳甘草缓风邪。上逆于肺。乃当归 熟地黄者,所以养血于疏风之后。一以济风药之燥。一使手得血而能握,足得血而能步也。

二十六、暑门方法

暑伤于气脉应虚,伤暑伤寒脉各殊;外症与寒虽仿佛,身热无痛不拘挛。
奔劳无烈无暍热,避冷幽清中暑馀;人心包络与胃应,邪从牙齿入心居。
烦喝饮水或吐泻,香薷饮子可先驱;五苓散用兮邪正,六和汤去莫踌躇。

香薷饮

香薷饮子参陈皮,白芩厚朴术黄芪;甘草木瓜白扁豆,清心驱暑此为奇。

五苓散

五苓汤内猪茯苓,白术泽泻桂心求;燮理阴阳清暑湿,精神恍惚定安然。
六合鹰爪藿香薷,砂参甘草术苓居;扁豆木瓜杏厚朴,半夏驱暑任驰驱。

夫六和也六腑和者,脾胃六腑之总司。故凡六腑不和之症。先于脾胃而调之,此妙诀也。香能治胃窍,故用藿砂,辛能散脾胃气,故用半杏。淡能利湿热,故用茯苓。甘能调脾胃,故用扁术。补脾胃弱则脾胃复而诸疾平。盖脾一治,水精四布,五经并行,虽百骸九窍解太和也。况六腑乎。

二十七、湿门方法

问君何以知中湿,沾染中间不自识;飞专雨水居处卑,岂都生冷汗气积。
令人下体肉皮疮,遍身浮肿脾胃失;脉来三至半奇寒,羌活除湿汤当食。
羌活除湿也防风,苍术藁本妙无伦。升麻柴胡相鼓舞,周天风湿痛无踪。
夫湿性下流,泥泞经络,今以风药治湿,譬之卑湿之地,得太阳即干。得和风则洁。亦治之一奇。

二十八、火门方法

心为君火配五行,尊君离位水相生;辅弼龙火名为相,元气之贼实可憎。
乘机煽祸易忘动,侮水煎熬肾命争;实火则泻导赤散,虚火宜补撤薪丸。
各经邪火认脉症,清汤凉饮减和增;更有阴虚火动症,地黄六味各精填。
导赤散内药三般,生地木通一处欑;甘草尾稍相佐使,心惊实火刻时宽。
清凉汤用生地黄,栀子玄参翘麦门;甘草桔梗黄连入,一杯之水扑疗源。
撤薪丸:黄连 黄柏 黄芩 栀子 木通 犀角 生地 甘草 人参 五味 麦冬 柴胡。

夫心与小肠相表里,故心热则小肠亦热,而小便必赤是方也。生地可以凉心血。甘草稍可以泻热毒,佐以木通则直去小肠膀胱矣。曰导赤散是泻丙丁火邪。从便而泄也。

二十九、内伤方法

内伤外感要分明,脉辨气口与人迎;外感风寒有余症,手背热兮鼻气频。
寒热齐作而无间,语言后重而先轻;恶风一切风都怕,恶寒向火似如冰。
内伤饮食为不足,手心壮热苦眩头;寒热间作口无味,语言懒佉短声音。
纵有些兮亦不怕,稍有温暖即无寒;须知不足中不足,补中益气妙如神。
补中益气赖参芪,白术甘草归陈皮;柴胡左旋升麻右,内伤外感两相宜。

中脾也,坤也,万物之母,气也。阳也。乾也。万物之父。过于困乏劳碌则百骸皆虚。必盗父母以得养。而中气大伤也,不有以补之,则形气不几于绝乎。故用白术甘草之平补者,以补中用人参黄芪之峻补者,以益气,土欲燥则当归随以润之。气故欲滞,则陈皮随以利之。而升麻柴胡所以升乎甲胆乙肝之气也。盖甲乙者东方生物之始,甲乙之气升则土火木金水,必次第生也。

三十、伤饮方法

湿热有毒如酒无,注入脾胃疾常有;积痛昏迷呕吐频,饮食少进脾家咎。
治法汗之利小便,上下分清其湿妙;葛花解醒汤不移,众人皆醉我独醒。
葛花解醒参干姜,茯苓泽泻术木香;青陈皮与砂神曲,豆蔻加来治酒伤。

夫葛花之寒,能解酒中之毒,茯苓泽泻之淡,能利酒中之湿。砂仁豆蔻木香生皮之辛。能行酒食之滞。干姜所以开胃止呕,神曲所以消磨炙腻。而人参白术之甘所以补益被伤之脾胃。

三十一、郁门方法

伏脉五郁已先知,木喜条达急吐之;火癝上炎须汗发,土惠停滞夺为奇。
金本清虚雍何塞,水性奔流折莫迟;血气湿热痰与食,又名六郁亦须知。
升者不升降不降,当变不变失其时;诸郁病根由此始,解郁汤头造化机。
解郁香附苍术芎,陈皮神曲白茯从;贝母翘栀苏梗枳,再劳国老在其中。

三十二、痰饮方法

痰之为病不胜言,稠则为痰稀饮详;理气治标虽捷法,扶脾治本更为良。
诸症来历如何认,各色临流浮与沉;二陈见景须加减,滚痰饮用细思量。
二陈甘草与陈皮,半夏茯苓白去皮;痰嗽阵中为上将,添兵减灶有回春。

夫痰者,人心之贼也。生于脾胃,不能自动,随气稍长,今之治痰,必先理气,此说固是正治标之论无加健去湿,治本之万全也;是方半夏辛温能燥湿,茯苓甘淡能渗湿,湿去痰无再生,陈皮温能利气,甘草辛平能益脾,二陈不惟治痰,能使大便润小便长。

三十三、咳嗽方法

肺为华盖号清虚,忽被邪魔入心居;有声无痰来作咳,无声有痰嗽难除。
有声有痰为咳嗽,令人五脏不聊驱;参苏四季随加减,丁香半夏作丸须。
参苏饮内枳前胡,半夏陈皮桔梗芦;甘草茯苓木香末,清金泻火病皆疏。

丁香半夏丸、人参、干姜、丁香、细辛、半夏、槟榔、脾胃温暖,则能运行,痰饮脾胃虚寒,则痰饮停于胸膈,肺气因之不利,乃作咳嗽。半夏之辛,所以燥脾,人参之甘所以养胃。干姜之温所以行痰。细辛之辛所以散饮。用槟榔取性重,可以随痰。经云所高者抑之是也。

三十四、喘急方法

上气喘急最难医,呼吸参差势可悲;肺实热邪雍促甚,肺虚寒思怯之微。
手足温兮生一线,四肢厥冷梦无疑;定喘汤头斟酌用,云泥虎鼠正几希。
定清汤苓苏子瓜,陈皮白果款冬花;甘草麻黄桑白杏,沉香半夏古来夸。

三十五、哮吼方法

哮吼原来肺窍痰,又缘外热内包寒;咽喉日夜无停响,声音古怪若弦弹。
心染浮滑汤丸愈,久治沉澁觅灵丹;治哮汤头兼发散,不必多方孟浪谈。
定哮汤用参阿胶,麻黄甘草桑白加;五味半夏罂粟壳,临期应变始为佳。

三十六、疟门方法

缘何疟疾许多名,不必多方枉费心;总是内伤与外感,内外失守疟来侵。
邪正不分寒热作,阴阳交闭厥成功;经云无痰不作疟,脾胃源头可肃清。
弦数热多须汗解,弦迟寒盛要温平;无汗当发散邪与,有汗当止正气寻。
柴苓通分利表里,清脾无碍妙如神;鬼哭灵丹虽截法,虚实新久要分明。
散邪汤内有麻黄,防风荆艾姜活全;紫苏芷芍芎甘草,浑来疟汗两倾盆。
柴苓汤即两汤名,分别阴阳问久新;和解疟疾通表里,无骄无謟乐升平。
清脾甘草果茯苓,白术青皮厚朴芩;半夏柴胡甘草伴,太阴疟鬼串山林。

热多寒少口苦咽干大小便赤涩,脉来弦数者此方主之。

夫清脾者,非清凉之谓。乃攻去其邪,中焦为一清也。故青皮厚朴去清脾中之痰。半夏茯苓清去脾中之湿,柴胡黄芩清去脾中之热。白术甘草清去脾中之虚。而草果仁又清膏盲之疾也。

七宝饮:常山、厚朴、陈皮、甘草、槟榔、草果、等分用酒煎露宿次早温服。此方脉来浮大弦滑者可用,若沉涩细微者勿用。

三解汤:柴胡、泽泻、麻黄去节,此治疟之剂时行长幼相似者,主之。此方但可泻实,虚者宜补其气血。

截疟验方:常山三钱、槟榔一钱、草果一粒、苍术一钱、半夏一钱、厚朴八分、青皮一钱、柴胡八分、乌梅五粒、红枣三粒、葱三条、灯心七条、生姜三片、水二碗煎一碗当日早时面朝东,足立齐齐服之即除。

三十七、痢门方法

请问如何能成痢,多因湿热气血滞;脏腑积聚生冷多,脾胃不和饮食致。
勿兮赤白与杂形,俱作湿热标本治;身凉脉细腹多痛,身热脉大口噤忌。
里急后重觅香连,木香导气须当备;四时发作有来因,不独秋间有如是。

加味香连丸:木香、黄连、厚朴、甘草、苍术。

木香导气芍槟榔,硝黄厚朴茯苓存;黄连归尾姜茶引,诸般痢症总相当。

三十八、泄泻方法

泄泻之名有许多,大都湿胜土多魔;阑门注下无清浊,风能湿胜脉微毛。
治法升提须利水,涩法急投无奈何;断流汤饮先分理,治泻丸丹亦极疴。
断流汤内桂防风,二术二苓泽泻兮;厚朴陈皮甘草芍,中流砥柱建肤功。

夫湿多成泄以致阳气下陷,此清浊倒置也。风能湿胜故用防风。燥能胜湿故用二术。淡能利湿故用二苓。土病水乘故用白芍。其桂朴之流又所以温经佐使也。

止泻丸:肉豆、粟壳、诃子、黄连、白附、食积泻腹痛甚而泻之后痛减肺细是也。用香砂平胃散去枳壳加白术茯苓。

五苓散:茯苓八分、白鼠八分、猪苓八分、泽泻八分、山药八分、陈皮八分、苍术八分、炒砂仁八分、肉蔻去油八分、诃子去壳八分、此方治湿泻水多。而腹不痛腹响雷鸣,脉细是也。

理中汤治寒泻症。人参一钱、干姜一钱、甘草五分、藿香七分、良姜七分、生姜三片、白术一钱、桂五分 陈皮七分 茯苓七分 乌梅一粒 杏二枚。灯心一节。寒极手足冷,脉沉细加附子去良姜桂。

腹痛加砂仁 厚朴 木香 去人参 呕哕恶心加灯心,半夏去良姜桂,泻不止加苍术 山药 。泻多不止加豆蔻诃子 附子 去良姜桂。虚汗加黄芪去藿香桂饱闷加厚朴、砂仁、去良姜人参、官桂。

三十九、霍乱方法

霍乱之症有何因,内外伤感病根深;忽然或吐而不泻,或吐不泻要认真。
心腹先吐腹先泻,心腹齐痛吐泻频;若兼转筋入腹死,湿霍乱兮虎狼名。
更有绞肠干霍乱,吐泻不得可忧惊;命在须臾无所祷,盐汤探吐多救人。
藿香正气三春用,五积隆冬注意寻;不伏水土形相似,本地砂泥最有灵。
藿香正气散方见风门。
五积陈皮甘草姜,芎苍芷芍茯苓详;半夏桔梗归厚朴,麻黄枳壳桂心良。

四十、呕吐等门

声物俱出谓之呕,有物无声见吐医;有声无物名干呕,其声轻小短而微。
哕脘有声亦无物,声音重大浊长依;翻胃食已即来吐,也有朝食暮吐之。
噎膈思食难进口,恶心欲吐不吐奇;吞酸咽下酸津液,吐酸涌出水稀稀。
欸逆俗呼为打呃,哇声发作势跷蹊;嗳气即今之阿欠,稠痰湿热胃中迷。
蹧襟不外痰因火,痛不痛兮饥不饥;大都脾胃肺肝患,额汗口沫险无疑。
两便不闭无妨事,保中汤饮任驰驱;顺气和中加减用,切脉因时再制宜。
保中汤治饮食不下吐泻不止。
保中汤内藿香苓,黄连栀子半砂仁;茯苓陈皮炙甘草,龙胆加上效如神。
顺气汤中香附芩,陈皮甘草半砂仁;术枳连栀神曲簇,煨姜一片保安宁。

四十一、诸气方法

经云夫气体之充,与血周流配始终;内外感伤病疾作,公私抑郁利名穷。
有余是火燎原野,不及生寒方寸中;独参自古为良法,不是虚寒莫浪从。

独参汤:人参一两

气者万物之所资始也,天非此气不足以养万物,人非此气不足以生。故曰一息不运则机诚穷。一毫不续则宵怀判。是故病,以气为首务也。人参味甘性温,得天地中和之气,以成形,故用以

补中和之气。使其一息尚存,则可以次第。而疗诸疾矣。烦躁加童便者。虚而有火也。身寒加附子者,回其孤阳也。虚实之辨,不可不察。独参但可以治虚耳。若实症危急当因时制宜也。

治气虚用四君字汤:人参、白术、茯苓、砂仁、陈皮、姜汁炒厚朴、当归、甘草各等分、生姜一片、枣二枚、虚甚加黄芪。

四十二、痞满方法

痞与否同不通泰,不是五积之痞块;输轮失常或误下,治湿法同消痞诀。
实痞便闭虚痞利,内虽满闷外无恙;木香化滞先尝试,黄连消痞后加临。
木香化滞当归稍,柴枳陈皮大腹包;白蔻红花姜半夏,中洲茅塞任君投。

黄连消痞丸:黄连土炒、黄芩七钱、枳实五钱、半夏、陈皮四钱、茯苓一两、猪苓三钱、泽泻、郁金、干姜。

养胃方法:香附、砂仁、木香、枳实、炒各七钱、白术、茯苓、半夏姜汁炒、陈皮各一钱、白蔻、藿香、厚朴姜汁炒、炙草二钱、生姜二片、枣一枚。

食后服:瘦人心下痞满,加黄连去半夏,血虚加当归、白芍、去半夏。痰膈加瓜篓仁、贝母、桔梗、竹沥、姜汁、少许白术、半夏 。脾泄加炒苍术、白芍、去半夏。

四十三、鼓胀方法

中满胀满即鼓胀,四肢不肿头无恙;脐凸筋青小水无,男从下起女从上。
按之不窟为逆症,不比水肿多般样;分消汤饮可回春。家传正气谁堪让。

分消汤

分消汤那内茯苓,苍朴白术枳砂仁;陈皮木香附泽泻,大腹皮兮可坦平。
此方气急加沉香,肿胀加菜头子。

家传正气汤

家传正气乌药奇,藿香附朴枳陈皮;半夏苍术大腹壳,理脾消胀任驱驰。

四十四、水肿方法

水肿之病出乎脾,世人不识乱猜疑;肾水脾土两要固,脾土一亏水无围。
泛滥并流四肢去,使人浮肿黄光辉;风肿气肿并血肿,阴水阳水亦须知。
风肿走注皮麻木,气肿随气稍长之;血肿之症如何识,皮间赤缕血痕见。
阳水自热阴水冷,阴水无如胃苓奇;所虑路歧平且坦,或加气喘命几希。

木香流气散

木香流气青陈皮,香附麦门大腹皮;木瓜通桂参苓术,半朴葛槟果藿沉。

实脾饮

实脾泽泻猪茯苓,苍朴白术枳砂仁;木香香附陈皮等,大腹皮加最有灵。

八正散

八正散肿车前子,瞿麦扁蓄山栀子;滑石木通炙大黄,阳水身热堪授与。

胃苓汤

胃苓汤即两汤名,甘草陈皮朴术平;加上白术和肉桂,猪苓泽泻猪茯苓。

四十五、积聚方法

积内阴血主有形,五脏传染不容情;心曰伏梁肝肥气,脾云痞气息蕡金。
肾乃奔豚各部踞,古来五积有声名;聚为阳气巳无形,六腑衍和触景成。
虽然业积无根蒂,东临肿痛又西临;复有痞块总名色,症瘕痃癖要分明。
症者微者不移动,腹中坚硬痛堪怜;瘕者假也能移动,忽聚忽散实难凭。
痃在剂隅和弹指,时常作痛吐难伸;癖居胁肋形髣髴,虽多荆棘暂时形。
总是阴阳不和致,痰饮食积死血真;七气汤中加减用,溃坚饮子再搜寻。

七气汤

七气汤中用益智,三菱莪术藿香寄;青陈皮桂桔梗加,香附甘草请先尝。

溃坚汤

溃坚汤内枳砂仁,半夏陈皮厚朴寻;香附当归木香术,山楂用尽积皆平。 左胁有块加川芎,右胁加青皮。肉食成块加姜汁炒黄连 。粉面食积加神曲。血块加桃仁 红花桂,去半夏山楂。痰块加枳实瓜篓海石,去山楂。胞胀加萝卜子槟榔,去术。壮健人加山楂。瘦人加人参少许。

四十六、五疸方法

疸症身黄不雅观,黄汗黄疸许多般;酒谷女劳虽有五,利水和中止两端。
多因汤饮小便闭,中焦温热吃紧关;茵陈汤可回天意,转瞬红颜奏喜欢。

茵陈汤

茵陈专治其五疸,黄芩连术草龙胆;猪苓泽泻栀青皮,驱逐湿热真勇敢。

四十七、补益方法

劳伤虚损补为君,万法千方治不同;说破五行生克理,实虚血气要知兮。
气虚不外四君子,血虚四物所当宗;六味地黄和小火,天王补心各一通。

四十八、虚劳方法

虚劳俗语即怯劳,多因酒色太煎熬;手足心热痰作嗽,遗精汗雨咯血多。
浑身且发蒸蒸热,真阴消烁落皮毛;劳瘵有虫能变化,熏陶传染袭沉疴。
名色难分五六七,细微软弱脉难逃;治怯滋阴须降火,肉脱龙丹怎奈何。
滋阴降火柏知全,两地川芎归麦门;甘草陈皮白芍术,一杯浑下息燎原。

四十九、失血方法

失血由来热作殃,久新虚实要参详;有升无降上部见,阳陷阴中大小肠。
阴虚火动来见血,治法补阴更抑阳;气降血归无所忘,犀角地黄汤不凉。
犀角地黄汤最灵,丹皮赤芍黄连芩;当归酒制还宜用,何愁失血不归经。

归脾汤加味柴胡栀子,人参、白术、黄芪、茯苓、龙眼肉、杏仁各二钱、远志、木香、茯神、当归 。

五十、汗门方法

经云汗乃心之液,多因心肾两不交;自汗如雨怕亡阳,阳虚阴盛发厥疾。
盗汗睡醒汗即止,阴虚阳腠发热极;此皆阴阳所偏胜,更有三般不治详。
汗腻如雨津液竭,汗凝珠豆血气伤;汗出如流冰且淡,建中两得最为良。

建中两得汤

建中两得白术芍,黄芪甘草浮麦谒;麻黄根一把来煎,治汗即止真妙诀。

五十一、眩晕方法

眩晕无故忽昏迷,耳聋目闭可惊疑;如立舟车欲倒仆,肝风上壅下虚时。
太过不及皆有此,病中产后各般医;兼痰理调为良法,清晕汤子古今奇。

清晕汤

清晕汤活半南星,甘草茯苓芷细辛;芎黄芩陈防风术,任教眩晕保安宁。

五十二、麻木方法

麻木原来有浅深,亦有手足及周身;麻是气虚知痛痒,补中益气可相亲。
木乃血虚忘痛痒,二陈端的莫留停;多兼湿痰与死血,清风汤饮可搜寻。
清风饮术金银花,槟榔萆薢半木瓜,当归芩芍干姜活,陈皮乌药等堪夸。

五十三、癫狂方法

癫狂两症有阴阳,癫属重阴狂属阳;怒气冲冠脾火实,明目张胆乱胡言。
亲疏不避赤身舞,狂症分明可主张;断魂落魄失心志,痴呆自笑自悲伤。
此为癫症何难认,邪祟癫狂辨柱香;远志化痰汤酌用,调营养胃细思量。
远志化痰半白苓,陈皮朱砂酸枣仁;石蒲胆星金箔气,天麻泽泻猪茯苓。
(治羊癫方)胆星、全蝎、牛黄、白附子、僵蚕、防风、天麻、麝香、同枣称水银五分入药内丸,荆艾姜汤下之。

五十四、五痫方法

痫症方书列五名,今呼诸痫作痒眩;未生母腹沾惊怪,已出娘胎痰气侵。
忽然僵仆流涎沫,口眼歪斜肢屈伸;声为畜叫因为号,须臾苏醒不知情。
天若失职浊居上,木部将军可肃清;清心温胆汤无让,治法难逃内外因。
清心温胆二陈全,人参远志芎麦门;石蒲香附白芍术,黄连枳实竹茹全。

五十五、健忘方法

健忘转盼即遗忘,尽力思来记不全;做事始终此失彼,言谈首尾不知完。
心脾思虑劳过度,神不守舍治其源;心血不足痰遗窍,归脾汤子可扶匡。
归脾汤饮治健忘,参芪神术归麦门;远志石蒲龙眼肉,有热加些生地黄。

五十六、怔忡方法

怔忡惊悸与恐怖,病同名异脉皆虚;盖人所主在乎心,心之所养在乎血。
心血一亏众疾作,如鱼无睡不相安;惕惕如人将捕己,安神补血总司之。
安神补血总治虚,四物汤加远志滋;朱砂作君石蒲使,怔忡等症一齐司。

五十七、便浊方法

小便流浊白和红,白如米泔赤如脓;脾胃湿热痰流渗,归入膀胱气化成。
譬之天地冲和候,凡水澄波彻底清;天气炎蒸水混浊,湿热道理了然明。
又有当泄不泄致,也有忘想冲闪因;更有清浊牵丝腻,萆薢分清饮可寻。
萆薢分清饮最灵,猪苓泽泻赤茯苓,石蒲远志车前子,麦门甘草地黄蒸。

五十八、五淋方法

淋症先贤立五名,血气膏砂劳凑成;气者便难流余沥,血者尿血痛难伸。
膏者弱水膏脂腻,砂者精结沙石形;劳者房劳发作痛,更有尿血不痛真。
凡此内伤七情致,外感六气旧如新;若觅灵丹若早病,五淋散子可追寻。
五淋散内赤茯苓,木通甘草归黄芩;栀子滑石赤芍药,任君加减治诸淋。

五十九、大小便门

小便因何致不通,心经邪热客纷纷;金能生水上源主,遇克难为气化君。
譬如文房贮水器,上窍通兮下不通;又有小便难与短,难是艰难短欠长。
更有转胞窿闭症,公差朵妇往如常;治法升提休下渗,此外通关加减良。
大便何事不通行,肺部原来欠化生;以致中洲失传送,糟粕食积火相争。
可怜肾脏津液竭,阳明愈结厕无登;老人血少多秘结,润肠汤饮减和增。
若有大小便都闭,阴阳两结热风生;倒换蜣螂通脏腑,无清水火下如崩。
润肠丸:当归、生地、熟地、火麻、桃、杏、苓、壳、朴、黄、草。
润肠丸治大便难,硝磺生蜜性何寒;生地当归槟榔枳。
倒换蜣螂丹:荆艾、大黄、蜣螂。

六十、关格法

关格之症多危亡,上吐水闭丧其元;寒在上兮无入里,是为关症水难传。
热在下焦难出入,号为格症四无门;格则吐逆关不尿,两枳三陈汤不妨。
两枳三陈治关格,二陈枳实壳南星;上下肃清通表里,才知一鼓奏功名。

六十一、头痛方法

元首诸阳之都会,轻清须伏本根源;小火煎熬能作痛,治明部位有春回。
心主脑门肝主骨,脾居腰角肺额前;肾位顶癫命门后,左边属血气右边。
血气两虚头尽痛,风痰六气或相间;更有随乾真头痛,四肢厥逆听乎天。
补中益气汤为主,临期再把引经添;若有外邪须并去,温凉寒热任君沾。

补中益气汤见上。

头痛引经歌

太阳川芎阳明芷,少阳柴胡汤半里;太阴苍术少阴辛,厥阴茱萸能直抵。

六十二、耳病方法

两耳经云肾之窍,虚则鸣雷左右要;妇人多有左边聋,以其忿怒动肝火。
男子右边多重听,断之欲色动相火;若遇两耳俱鸣聋,膏粱脾甘动胃火。
又有肿痛流脓水,此是肾家风湿热;滋肾通耳汤尝试,也有痰火虚血气。
滋肾通气四物君,黄柏知母妙无伦;芦荟相须龙胆草,何愁两耳有鸣聋。

六十三、鼻病方法

鼻为肺窍要清虚,难受埃尘半点居;外感风邪流清涕,声重气息壅唏嘘。
鼻洲各别流浊涕,胆经邪热脑中驱;脑满时常流浆水,酒色过度脑门虚。
控脑砂兮脑亦痛,有虫食脑痛难除;鼻外酒齄湿热致,鼻中瘜赘肺邪除。
譬之雨霁之由地,突生芝草理堪思;治法清金兼降火,通窍之汤所必需。
通窍汤头辛夷君,川芎白芷葛防风;苍术细辛生甘草,升麻姜活杏麻黄。

六十四、口舌方法

脾应中央戊己土,口舌同居通脏腑;口干脾热肝胆酸,肺辣心咸心热苦。
舌吐不收为阳强,舌缩难言令子母;口舌糜烂忽生疮,咽喉涎漫苦难当。
重舌木舌舌本强,加减先锋桔梗汤;己上赴宴汤堪用,金针刺疼造乾坤。
赴宴汤中用三黄,百煎栀子天麦门;干姜细辛硼砂末,一杯挥去息燎源。

六十五、齿门方法

齿乃肾表骨之余,上下牙痛肾热居;上片痛兮胃虚热,下断大肠风热虚。
胃病好寒恶饮热,大肠饮热怕寒虞;开口呷风疼痛者,阳明风气可驱除。
牙齿摇动不坚固,胃元虚弱有瘕疵;齿缝流浓并出血,龈宣骨露待何如。
骨槽风变成流注,阳明湿热莫踌躇;清胃汤丸加减用,达尊散子定无拘。
清胃汤兮川黄连,当归生地朴硝盐;丹皮地骨须同用,升麻佐使柴前胡。

达尊散:石膏一两、白芷五钱、细辛五钱、甘草一钱。

六十六、咽喉方法

咽以咽物通胃脘,喉以候气通五脏;齐驱并峙肺门间,清浊悠兮热与寒。
脏热肿热多痛痒,肺寒缩硬又多痰;若夫猝然觉肿痛,水浆难入语言难。
会厌两旁都肿痛,俗名喉痹发双哦;会厌一边肿突出,此为喉闭发单哦。
此为相火肿送致,金针刺发起沉疴。

六十七、心痛常痛时方

当归一钱半、川芎八分、陈皮八分、半夏一钱、酒芎一钱、炒元胡一钱、五灵脂八分、良姜八分、吴茱萸六分、菖蒲八分、香附一钱、砂仁一钱、枳壳八分、生姜一片、甚痛加乳香一钱、没药一钱、肉桂八分、木香六分、共为末调汤药两次饮。

六十八、有胎气心痛方

当归二钱、川芎一钱、酒芍一钱半、香附一钱、砂仁一钱、白术一钱、酒芩一钱、枳壳八分、茱萸八分、乌药六分、肉桂七分、甘草三钱、生姜一片、红枣三粒、痛甚加良姜八分 。吐加姜汁半夏一钱半。胀大腹皮酒洗一分、口渴加乌梅一粒洗去烟同煎。

六十九、虚烦方法

虚烦俗名为暴燥,左寸虚数作心烦;左关虚数为胆冷,病后逢之血气亏。
肾水枯竭亦烦躁,滋阴降火不须疑;心烦见景施良剂,胆冷无过温胆汤。
温胆汤兮治虚烦,二陈再把竹茹攒;人参远志须加入,不比它经可结盔。

七十、不寐方法

不寐根由有数端,痰涎流注胆经攒;空思妄想多如此,寡妇尼僧不一观。
若遇老年难寤寐,既衰血气滞循环;白头四物四君子,高枕无忧治壮年。

七十一、遗精方法

五脏六腑皆有精,肾为都会配生成;听命于心行伎俩,不及太过自亏盈。
青春强制于持节,如瓶充满梦遗精;所求不遂梦中泄,此是神交最损人。
下亢虚败精流滑,行存坐卧若壶倾;酒色过度精液竭,余精遗漏藕丝形。
阴虚火动未交泄,清心补肾理堪凭;再兼脾胃分清浊,莲子清心妙如神。
清心莲子治遗精,人参远志及茯神,两地莲须石枣肉,麦门酸枣炒其仁。

七十二、女科总旨

男女生来造化同,五行一理阴阳分;男主补气水为主,女人补血以为君。
性有胎前与产后,崩漏淫带不同徒;大都女人多病疾,多由经水不调通。
先期而至荣虚热,衍恨而行血冷云;脉息阴阳左右反,四物汤饮古来宗。

调经方法

阴血流行灌一身,上为乳汁下为经;通塞莫逃寒与热,临行尤怕怒生嗔。
久病伤胎皆阻上。感冒稽迟号触经;腰腹疼痛肢体困,血越上窍错行经。
一月两度冲经致,三月一致曰居经;七月无经损是的,取经汤子急家寻。

崩漏胎门

取经汤子孩儿茶,乳香没药制斑蟊,大黄巴豆葱连白,调经受孕妙无加。
经虚阳搏经曰崩,女人五十理无生;经断数年忽又至,既衰反候不为亨。
壮年经水行不止,名之曰漏不为崩;好把芎归汤料理,莫用兜留止塞行。
又有带下赤白浊,虚实补泻休穿凿;十妇九带尺中微,解带汤丸所当学。

解带汤

解带四物苍白术,玄胡香附陈皮茯;甘草丹皮和贝母,地榆干姜黄柏簇。

转载请注明:林七易 » 七十二症辨治方法

与本文相关的文章

  • 暂无相关文章!

你无法复制此页面的内容!